top-img01-20190603.jpg

  赵亚夫,50多年扎根茅山革命老区,坚持“把论文写在大地上”,和农民一块苦一块干,先后推广农业新品种新技术250多万亩,给16万农民带来200多亿元直接收益,带领群众走出了一条苏南丘陵山区脱贫致富的小康之路,践行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信仰、一个农业科技工作者的担当。

  2014年5月,由于赵亚夫在惠农兴农事业上的突出贡献,中央宣传部作出决定,授予他“时代楷模”荣誉称号。“时代楷模”是中宣部改进和规范全国重大典型宣传方式后首次命名确定的荣誉称号,赵亚夫是获此殊荣的第4人。 
 
  找到亚夫准能富
  有一句话,镇江句容市的很多农民说了许多年,“要致富,找亚夫,找到亚夫准能富”。“我要尽一生努力,帮助农民富裕起来。”这是赵亚夫的诺言。他是农民的孩子,亲历过农村曾经的饥馑和贫穷。大学时学了农业,他决定一辈子为农民服务。

  赵亚夫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帮助农民致富。1982年,已担任镇江农科所所长的赵亚夫获得机会去日本研修,回来时别人带的是成箱的电器,他却扛了整整13箱日文农业书籍和20棵草莓苗。此后,赵亚夫带着农技人员走村串户,在句容推广种植草莓、葡萄等引进品种,打响“白兔草莓”“春城葡萄”“大卓水蜜桃”等一个个品牌,帮助茅山老区数十万农民脱贫致富。

  2002年,从镇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岗位退休的赵亚夫,选了当地最穷的戴庄村,完成自己“没有做完的事”——让一个最穷的村实现真正的小康。刚到戴庄时,赵亚夫给农民上课只有两个人来听,别人都以为他是来推销农药的。农民彭玉和记得,赵老当时端个小茶杯往台上一站,就开始讲有机农业。“他说能赚钱,我就想试试。”可老彭的妻子不信:哪有不要钱还帮人赚钱的?老彭犹豫了。赵亚夫主动上门承诺:一年赚不了1万,我赔你!彭玉和信了,便搬着被褥住进桃园。第一年,他赚了3万元。“赵主任不让打农药和化肥,所有技术他都手把手教。”彭玉和现在承包了50亩有机水蜜桃,还套养了5000只鸡,年产值35万元。

 

  不跟农民说话,他就浑身不自在

  皮肤黝黑,弓背弯腰,戴着厚厚的眼镜,背个装着放大镜、皮尺、笔记本和许多药瓶的书包,默默走在田野里,不时俯身查看作物……一年中有200多天,赵亚夫都这样度过,即便白内障、关节炎、腰肌劳损等疾病缠身。“下雨下雪,别人往家跑,他往田里跑。”在妻子黄宝华看来,住在城里的赵亚夫是个地道的农民,不看到农田,不跟农民说话,他就浑身不自在。“有好几次,下着雨他还在田里查看苗情,脚一滑摔倒了,被我看到身上的淤青,他才轻描淡写地说是不小心摔着了。”

  农民黄祥发记得,几年前的那个三伏天,他家的青花菜苗出现倒伏,赵亚夫接到电话后立即从镇江赶去,到达时已是正午。“赵主任没顾上吃饭,就直接到我家大棚,顶着里面40多度的高温看菜苗,一直在里面待到下午两点。”

  谈到赵亚夫几年前在对口援建四川绵竹时不幸遭遇车祸,绵竹现代农业研究所所长邹明华忍不住热泪盈眶:“赵老腰部严重受伤,但正赶上灾区调配种子,他不听周围人劝阻,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受伤的腰,左脚用力扒着地,右脚吃力地调配种子,实在支撑不住了,就歇一会儿换只脚继续,自始至终没喊一声苦,没说一声疼。”

 

  他不拿农民一只果子

  “你见过六七十岁了还和庄稼人一起干活的干部吗?你见过天天从城里赶到乡下帮别人挣钱的人吗?你见过每天喜滋滋吃着粗茶淡饭,穿得比农民还农民,只想帮别人,自己什么都不图的人吗?”说起赵亚夫,白兔镇龙山湖村生态果园的农民赵爱珍感慨不已。

  果园的果子虽已旺销多年,赵亚夫却从没带回去一个。果农们经常劝他带些回去,“没有你就没有这果园,没有这果园哪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然而每次都被他婉拒,“果子是你们的血汗,我不能拿。”即使是不能装箱的次品,他也坚决不带。2003年,在赵亚夫的指导下,黄梅镇农民王巧娣种起桃子。桃树苗种下一个月,有一片始终没发芽。赵亚夫闻讯赶来,跪在地上,扒出底部的泥土,仔细检查原因。此情此景,王巧娣至今难忘:“赵主任风里来雨里去,帮着我们赚钱,却从不要我们一分钱,他就是我们句容的孔繁森!”

  2008年,赵亚夫被授予“江苏省科技兴农模范”称号,开表彰会时,他竟没一件像样西装,只得向同去的人借。奖给他的30万元奖金,回去后被他捐出来发展戴庄农业。赵老这么多年发展250多万亩高效农业,给农民直接带来经济收益200多亿元,如果他靠技术、项目和管理入股,早就可以凭分红成为千万富翁。”时任镇江农科所党委书记的潘跃平说,很多老板想请赵亚夫当顾问,都被他拒绝了。赵老的儿子大学毕业后有一段时间没工作,想请父亲帮忙开公司,赵亚夫也坚决不同意。

 

 

  帮农民圆“乡土中国梦”

  2011年,当了一年多大学生村官的姚伟超考上公务员。“得知这一消息,赵主任和我掏心窝子谈了三个小时,希望我能留在戴庄帮助他,帮助农民。”感受到赵老对人才的重视,姚伟超下定决心留下来。

  赵亚夫没出过“大部头”著作,为农民编写的通俗科普读物却超过百万字。他先后二十多次去日本取经,把近百项农业科研成果教给农民,还多次自费带农民到日本学习先进技术。40岁学日语,50岁学市场营销,60岁学计算机,70岁学有机蔬菜种植……生命有限,大爱无限,怀着对土地和农民深沉的爱,年逾古稀的赵亚夫,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不知疲倦地奔忙着。

  “想过什么时候歇一歇吗?”有人心疼地问。“有这么多农民需要我,我怎么歇得下来?”老人的心愿是:尽己所能,帮助农民圆“乡土中国梦”。